点击数量: 873
(2020-10-13 19:46:35) 摘要: 它光彩优雅宁静,一如母亲的人生,简略、随遇而安,如停靠在波涛不惊的港湾里的船舶,闪亮着实在的幸福,泛着纯纯的光泽,好像母亲走过的路,不是那么遂心如意,却在磕磕碰碰中历练诞生活的本真。 端午节前我悄无声息地回到故乡,为的是给母亲一个惊喜。当我忽然呈现在母亲跟 哥哥眼前,他们苦海无边。不一会儿,母亲从卧室拿出一个小包来,并不住地说:“你看看,是不是真的,我可能受骗了吧。”翻开小包,一对闪亮的银手镯浮现在我眼前,本来母亲买了银手镯。我拿起一只细细打量,这是一款老式的蒜薹杆实心银镯,粗粗朴拙的圆环不斑纹,衔接处三圈小圆环润滑细腻,不现在首饰行里出卖的那些粗制滥造,龙凤呈祥的漂亮图案,倒浮现出特有的厚实古朴气质。我赶快说:“妈,你买的呀?是银的!只有是你买的,我就爱好,它就是价值连城!”说起银手镯,那是母亲多年埋藏在心底的一份无奈跟 歉疚。五十多年前的母亲,是心怀幻想、端庄美丽的白衣天使。她是礼县卫校首届毕业生,调配到小镇卫生院工作。当时母亲虽已为人妻为人母,但青春年华的母亲文静娴雅,高挑个儿,白皙的皮肤,苗条的胳膊,光洁的手段戴一对银手镯,整日她像一只快活的白鸽,不知疲惫地飞在病院的角角落落,给伤病者带来体贴跟 暖和,悉心照顾孤寡白叟跟 孩童,深受大家的爱好。一对银手镯在举手投足间晃动,发出的浊音如琴似筝,又如天籁之音。她酷爱本人的工作,因为职员少,一人承当多少项业务,既是西药主管,又负责医治室,还兼职出纳。有时晚上赶上急诊,忙竣工作,已是越日凌晨,出了病房,大灶师傅已端出热气腾腾的馒头……多少次母亲把姐姐哥哥锁在屋里去上夜班,促忙忙给孩子做完饭本人顾不上吃一口,就被喊到病房。有一次当她深夜回到家里,看到哥哥手里还端着小半碗馓饭早已冰冷,睡着了。她忍不住流下泪,孩子没吃,她也无心再咽下一口,就含泪搂着睡了。固然工作繁忙辛劳,但母亲无怨无悔,将本人的满腔热忱都投入到工作之中,每年她被评为优良工作者,戴着大红花光彩地缺席全县表扬大会,曾作为进步团员代表,在新修的大礼堂上台发言。母亲曾在盐官卫生院、白河卫生院、礼县医院工作。后来国度政策调剂,请求医务职员下更偏僻山村,母亲被派往到白河池边村。当时父亲长年在野外工作,修桥铺路,无暇顾及母亲跟 孩子。母亲已将二姐寄养在外婆家,一人带着咱们兄妹三人,无依无靠,经常将咱们寄在老乡家。后来由于咱们弱小多病,令母亲六神无主,心急如焚。她跟 父亲磋商,想把大点的孩子送回通渭老家,让奶奶帮手带,可是由于叔父家也是多子多女,奶奶无能为力。万般无奈下,母亲服从父亲的决议:废弃工作,回家相夫教子。现在想来,母亲面对人生的决定,分开她酷爱的工作岗位,她是如许的不甘跟 无奈啊,从此母亲摘下了那对银手镯,连同心中的青春幻想一起压入箱底,默默承当起家庭的重任。两年后,咱们被下放到乡村,父亲多少十块钱的工资,敷衍着一大家人的吃穿费用,那种困顿跟 拮据可想而知。在村民眼里,咱们是“外来户”,不地步不工分,又由于父亲有工作,又是他们眼里的“富户”,所以,大姐在学校常受挖苦。母亲听街坊说村长给儿子娶媳妇,到处在探听银手镯,新媳妇要一副银手镯才批准结婚。母亲拿出压在箱底的手镯,细细打量,微微抚触,瞧半天又放下,心底的不舍跟 对美妙旧事回想像奔泻的河水,从心底汩汩流淌,多少番迟疑,终极母亲仍是卖了银手镯,用那得来的二十块钱,给尚年幼的我扯布做了一个簇新的小花被,其余补助了拮据的日子。后来母亲据说新媳妇十分满足并爱好那对美丽的银手镯,母亲也稍稍快慰,她的可爱之物与另一个女人肌肤相亲,被她爱好跟 佩戴,也是一种抚慰。当咱们长大成人,一个个展翅飞离母亲自边,社会上也悄悄崛起佩金戴银的时尚,咱们姊妹都戴上了本人爱好的首饰。偶尔一次,母亲说起她曾倾心酷爱的工作跟 青春年华的旧事,以及那双曾经领有的银镯子……立即,心口如一的我随口抱怨母亲:为何要卖掉银镯子,咋不留给咱们做个纪念呀?却一点没领会母亲当年那百般不舍万般无奈的迟疑跟 生涯的艰苦。那是母亲的可爱之物,是母亲漂亮青春跟 光辉岁月的见证啊!那天我有口无心的一句闲话,在母亲的心里,却如沉沉一锤,敲打在母亲原来懦弱愧疚的心田上,成了母亲心头的结。她常自责地说;“我咋没想到留下来给你们做个呢?实在那时不卖也能过啊!”这样的主意隐隐纷扰着母亲的心。多少年从前了,我淡忘了曾经的戏言,母亲却始终在寻找,寻找当年那种实心蒜薹杆的银手镯,那种古旧的式样已很少见。母亲多少次打电话问我,说要给我买银手镯,我都一口拒绝,怕母亲花钱,怕母亲买的式样我不爱好。只管姐姐给母亲买了玉镯,我也给买了金戒,却从没想到给母亲买一对银手镯,以了然母亲多年的心结。作为女儿,自以为心细如发,咱们却不帮她实现多年的缺憾,实现她心底的那种宿愿,我不禁心生愧疚!听母亲说,外婆的外家三爷是解放前县城著名的银匠,在衙门口开着银铺,家景殷实,就连外婆穿的小肚兜的链子也是银子的,长命锁银项圈、银钗银筷、头簪手镯,包罗万象。后来外婆的父亲可怜早逝,她的母亲再醮后,年仅八岁的外婆阅历了民国十九年震动全国的河北军阀血洗兰仓的“屠城事件”,家中的财宝被土匪抢劫一空,从此家道中落,外婆毕生清苦,也不给母亲留下半点金银首饰。母亲的那对银镯子是她本人在老银铺里买的,那是母亲年青时爱美的见证,也是母亲生涯中的信心,一种坚挺得像银子一样纯朴哑忍的精力。一对银镯子,像两只双栖双飞的鸟,曾经漂亮着母亲如花的笑靥跟 不悔的青春岁月。我跟 姐姐各佩戴了一只母亲千寻万觅为咱们买到的银手镯,咱们在心底向母亲蜜意相告——“妈妈,谢谢你!咱们会永远收藏!”夜深了,舒心肠躺在母亲自旁,我还在摩挲这只美丽的镯子,倾听着母亲与镯子的故事。这只朴素平凡的手镯,像一种永恒的信心,这布衣化金属,亲跟 朴实不张扬,无论是华衣仍是素服与之相配,都井水不犯河水。它光彩优雅宁静,一如母亲的人生,简略、随遇而安,如停靠在波涛不惊的港湾里的船舶,闪亮着实在的幸福,泛着纯纯的光泽,好像母亲走过的路,不是那么遂心如意,却在磕磕碰碰中历练诞生活的本真。圆圆的弧,沉积着满满的爱,像怀念的满月,不豪华,不喧嚣,悄悄的,不张扬,内敛中蕴含着世事沧桑。从母亲黑发如漆到鬓染白霜,铅华洗净,它是岁月的浸礼与考验,在一次次与磨难的搏击中,在日复一日的养育儿女的辛劳中母亲将她深深的爱,月亮般绵绵情怀倾泻到孩子身上,为咱们的健康成长,就义了她的事业,献出了她全体的血汗跟 汗水。一种激动刹那间穿透咱们蒙昧的心灵。母亲身己曾经写了苦难阅历的文字,我跟 姐姐受到极大的震撼跟 愧疚,从而使我俩受到启示,对文字有了一点点灵性,这应归功于我的母亲。是她的聪明跟 仁慈,忘我跟 面对生涯的负累要强的个性,传承于咱们的血脉,是她的品德丰盈了咱们的思维跟 躯体,让咱们在前行的路上义无反顾。现在,母亲身己圆了一份欲望,补充了遗憾。就让这只银手镯陪同我将来的日子,让母亲博大的襟怀之光照亮我前行的路,也让咱们有力的臂膀撑扶跟 暖和耄耋之年的母亲今后的岁月,让她坚韧细腻的心灵无所挂碍,仍然灵动坦然。 文|王小燕王小燕 笔名梦妮,甘肃礼县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文作家协会会员,《西狭颂》文明增进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散文选刊》《兰州日报》《甘肃地税报》《世界华文作家》《陇南日报》《陇南文学》等。有作品收录于《新语文》《漂亮礼县》《流淌心底的歌》《感恩与铭刻》《山水同谷》等,并屡次获奖。■更多出色请扫下方二维码,或微信搜寻 zuojiabao1985 
银手镯
上一篇:战士的心声 下一篇:第二届“辉煌奖”世界华文法治渺小说大赛 作品集《醉清风》首发典礼在北京举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