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量: 415
(2020-10-14 03:55:35) 摘要: 一个人的精力火焰居然如斯宏大! 在法国南部阿尔的旷野上,金黄色的颜色铺天盖地。 这是一个丰产的节令。空阔的旷野上,一个叼着烟斗,身材羸弱的人正猖狂地收割这片金黄。橙黄、铬黄、土黄、柠檬黄、桔黄等颜料触犯着,拥挤着,融汇着,纵横着,交织着且畅快淋漓地凝固于一处,于是,一朵朵带着暖和跟 冷淡的向日葵在风中顽强地盛开。那卑躬屈膝始终尽力舒展的花瓣跟 花萼以丰满的力气地在扩大,在蔓延……   《向日葵》以黄色跟 橙色为主调, 颜色勇敢恣肆, 单纯强烈。那种赫然的颜色对照,使全部画面丰满而污浊。笔触粗厚坚实, 把向日葵壮丽的光泽、丰满的轮廓刻画得酣畅淋漓,且充斥了聪明跟 灵气,带有一股原始的激动跟 热忱。面对这一片丰产的土地,画家的情感是炽烈的。他把心爬行于画面上,宛若农人膜拜本人的土地。挥洒的画笔犹如一把镰刀,所到之处,是金黄色的流淌。 在勾画花瓣跟 花茎时,画家的笔锋渐柔,兴许,此刻他的心中正漫过盈盈的水,细微的笔触用绿色跟 蓝色力求表示花盘的丰满跟 纹理的婀娜感到。嫩绿色活力勃勃的花茎叶瓣爆发着梵高的性命豪情。呵,这是恋人的笑容吗?他好像看到那弯笑意盎然的眼睛,在籽粒上闪耀, 于是,他武断地在签名跟 一朵花的核心应用了蓝色。那湖水一样的蓝呵,让他的心荡漾起来。 画家快活着,在他的视线下,向日葵不仅仅是动物, 而是明丽,华丽,同时又是高尚、优雅的性命体。那金黄色不仅融集着天然的光荣,披发着秋天的成熟,并且仍是画家对生涯的热闹盼望跟 充斥期望的象征。 太阳似火,大地似火,动物似火,血液似火,思维似火,精力似火……它们都凑集在向日葵的四处,呐喊着,喷涌着,焚烧着。而就在这透不外气来的炙热中,一股带着旷野气味的风搀杂一股腥热,从大片金黄色中汩汩流出,我看到了那只滴血的耳朵。 这,就是梵高,艺术史上不朽的梵高! 文森特·威廉·梵高1853年诞生于荷兰一个城市牧师家庭。他是后印象派的三大大师之一。而他生前却是贫困、寂寞的。他曾到矿区当过传教士,跟矿工一样吃最差的伙食,一起睡在地板上。后来,矿坑爆炸他救出一个重伤的矿工。他的这种过火当真的就义精力引起了教会的不安,终于把他撤了职。这样,他才又回到绘画事业上来,此时,他已经27岁了。梵高早期的作品颜色非常昏暗,直到他在巴黎遇见了印象派与新印象派,其娇艳颜色让梵精深受启示,他的颜色逐步明快起来,发明了他奇特的个人画风。兴许是梵高离奇的生涯、传奇的毕生太令人不堪设想,或者说过于极其,后代的人们在以为他是世界上最巨大的画家的同时,蠢才,疯子等称呼也逐一冠之,而他的耳朵更是被文坛画界津津有味,七嘴八舌;他深奥而朗澈、刚毅而哀伤、仁慈而激狂、空想而又盼望的眼光里,焚烧的是永远思维的火焰,精力的火焰……   说梵高是蠢才一点儿也没错。梵高不学过绘画。生成对美对艺术的敏感使他走火入魔地迷上了艺术,从此,一发不成收。梵高毕生只卖出一幅画《红葡萄园》,现在收藏在莫斯科的普希金美术博物馆里。作为房租典质的作品则无数,在短暂的十年创作时光里,他创作了超过二千幅画,包含约900幅油画与1100幅素描。说梵高是疯子也有情理。在一次次歇斯底里的自戕中,终极他亲手停止了本人的性命。岂非奇才都是疯子?我不禁想到了中国美术史上那位超轶千古的不羁字画家——明代徐渭,那株独破书斋啸晚风的墨竹,不恰是画家绝世独破人格的写照吗?在梵高37年有限的性命中,苦楚与执著始终纠缠着他——苦楚来自于贫困、疾病、饥饿跟 精力上孤单的熬煎;执著是因了对艺术强烈的求索跟 对真善美的守望。他的作品中包括着深入的悲剧意识,其强烈的个性跟 在情势上的奇特寻求,已经远远地走在时期的前面,确实难以被当时的人们所接收。困顿的生涯,恋情的背离,与高更友谊的决裂,再加上人们对其艺术的不睬解跟 讥嘲,所有的所有都仿佛在作弄这位蠢才的画家。就在人们对他曲解最深的时候,恰是他对本人的创作最有信念的时候。只有他拿起那支毛糙的画笔,面对那块空缺的画布,他那颗敏感的心,就会莫名地高兴起来,他挥动着画笔如同沙场上杀红了眼的将士,猖狂地驱使斑斓的颜色让它们肆意地流淌。因而才留下了永远的艺术佳作。梵高酷爱生涯,盼望被爱。可是他得不到爱,只有深深的孤单陪同着他。生涯对他来说永远只是无穷的盼望,永远触摸不迭,他的健康不保障,心灵得不到共识,精力无所皈依,他独一的寄托就是绘画。他陶醉在天然中,他驾御起阳光跟 空气,而后指挥那些线条跟 颜色,在空缺处纵情挥洒,自在驰骋。他的画不加任何润饰, 自由自在。他器重情势形成美,在事物表象下发掘其简略情势, 将眼见的狼藉物象形成一个个秩序化图像,一直地寻求心目中永恒的图腾。这种艺术语言跟 表示伎俩,直接影响了法国的野兽主义,德国的表示主义。他,是后印象主义的前驱。能够说,生涯固然贫困,但画家对艺术的酷爱却宛如岩浆在喷发,他那充斥狂热跟 躁动的笔触所到之处,不管是风吹过的麦田、夜幕中的咖啡厅、残暴迷人的星光……那一幅幅充满狂澜的画面,那一个个扭曲的形象,那披发出暖和跟 动荡的豪情,莫不是梵高孤单心坎最深的呐喊……不雅者在不雅看他的画时,心灵无不为之震颤。一个人的精力火焰居然如斯宏大! 1888年2月,梵高来到法国南部的阿尔寄居,他爱好这里的太阳,爱好这里的麦田,爱好这里的向日葵,爱好这里的丝柏树,爱好这里的所有。兴许,这里,能够让他宁静,能够医治他心上的伤。他不断地创作。他画景致,画鲜花,画农夫收割,甚至人们剪羊毛他也画。他游手好闲地画所有美妙的事物。他的画在这个时代变得厚重,饱含热忱,充斥阳光的力气。是的,就是这里疯长的向日葵,那金黄色的向日葵,让梵高终于找到本人的精力归属地,找到这种艺术表示情势。他毕生中共作了11幅《向日葵》,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无疑是画有16朵状态各异的《向日葵》。在法语中,“向日葵”是“落在地上的太阳”。由于它的花盘老是随着太阳转,所以“向日葵”又叫“太阳花”,它,仍是恋情的象征。兴许,梵高恰是把本人寄寓为向日葵,才画出如斯震动人心的金黄色。画得愈久,梵高心中的执念愈深:我必需是火焰!既然是火焰就要焚烧,他义无返顾地奔向太阳,怎奈离太阳越近,心越灼疼。于是,他的胸膛里不时刻刻都在喷涌着对阿谁畸形社会的背叛与仇恨;在他的眼中跟 心里,焚烧,狂放如流,井喷出一泻千丈的黄色,当这金黄色的火焰撒遍无际原野,那熊熊火焰,好像要把这所有焚烧贻尽,他发出藐视的嘲笑,嘲笑在空阔的旷野久久飘扬。直到1890年夜晚的星空密布卷成旋涡直到麦田群鸦乱飞,可叹这幅后来也成为他经典之一的《麦田群鸦》不挽留住这位蠢才,梵高缓缓举枪,停止了这场心中奔跑着的金黄色的癫狂。而后,他扑向太阳,被太阳融化了!(吴冠中语)从此,金黄色只属于梵高。从此,梵高,成为不朽的传说。 文|刘红 《解放军美术书法》履行主编。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品见于《国民日报》《国民日报·海外版》《解放军报》《文艺报》《美术报》《美术》《美术察看》等。出版有散文集《秋天的馈赠》。
刘红:焚烧的太阳——读梵高的《向日葵》
上一篇:公园里的数学 下一篇: 桃源般沉醉的田园城市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