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量: 833
(2020-10-14 03:55:36) 摘要: 风是率性恣肆的游侠,云乃自在烂漫的女神,云忭舞着风,风协奏着云,风波际会,像桑间濮上的幽情绵绵,便有了出言不逊芊芊靡靡绸缪之云丝线,云美丽...   随了“啪啪”“欻欻”的声音,空客A320猖狂地向前冲。飞机速度逐步加快,越跑越猛,啊哈,听到飞机动员机轰隆越来越急重,所有的地面参照物从面前箭个别的向后飞去,大家全部身材都向后倾斜了,见到双翼因为跑道的距离线而颤晃,一阵很小的平稳,嗨,你能想来这飞机犹如飙车了。不到多少秒钟,陡然,飞机昂头身子上提,倏地直冲向空中,地面的楼房霎时就变成了红黄绿蓝相间的生果沙拉碟子,那些宁静地卧在停机坪上的硕大无朋,也霎时就成了一个个玩具模型。说句瞎话,我心里多少有些惶恐了,可飞机仍然刚愎自用,霎那间,只听“嗖”地一声又穿入云霄,犹如李太白所慨喟的:“大鹏一日同风起,百尺竿头九万里”,此种陡然突起,此种卓杰感到,此种浪漫心境,你若不细心玩味千古诗仙的胜慰壮怀奇思妙想,便直觉任何语言都失去了张力。那种解脱尘世跟 喧嚣,傲视世间跟 大地的感到,真让人着实叹服了什么叫作心尖颤栗!       机翼擦过白云,天空中是“烟笼寒水雾笼沙”般的轻巧婉约,又若嫦娥奔月的娇羞与妩媚,不一会儿,就象孙悟空翻了个跟头到了南天门,又采了一撮猴毛一吹,破马生变出了一大窝花猴子,纵目远眺,一览无余的雪猴祖雪猴母雪猴子雪猴孙,有茫茫雪峰似的,有皓皓岩羊般的,有盛开如暴破状的,有沉寂似睡莲般的;有的似乎故宫建造群恢闳庄穆,有的宛如飞天壁画般飘逸隽永,还有的好像草原上散落的毡房,雪白肥硕的哈达;说她象大海上一张张鼓胀的风帆也很贴切,说她是暗礁盘上崭露出的珊瑚群也那么真切,说她是浮游于天地之间臃肿的蘑菇、蜃楼也精当无比……实乃:“逸麟逍遥大荒兮,灵鸧振翅玄圃”!       透过飞机舷窗往上望去,澄湛的天空逸漾着一缕缕、一丝丝姹娅的白云,这时,彭丽媛演唱的《高天上流云》那响亮的歌声便回荡在了耳畔,你会察觉那是一块块宏大的翠玉郁透着温润无比的絮状纹里……我沉迷在这敷腴云海之中,徜徉在这勃滃云涛之上,绚丽排奡的云相“倾地理而通水府,吸天蓋而骇长鲸”,我已搞不清本人是在乘坐飞机航行云间,仍是将变幻成了一朵白云畅游于太平淸冥之上,此时此刻,或者最能况尽我亢爽心境的就是:“浩浩乎如凭虚驭风而不知其所至,飘飘乎如遗世独破成仙而登仙”这句古赋了……       真的,于飞机上低角度、近间隔地观赏山海丽云,那是一种极其神秘豪奢的享受。       推想晴空万里之内,那从不雅音菩萨玉净瓶间刚倾倒而出,潼滃漫漶,就徐徐飘絮般作兰翕嘤嘤的棉斑白云,百般娇娆地微微缭绕在一两指之隔的舷窗外面,好像心仪已久的女性偶然蹭了一下你汗毛磁感愉挓的皮肤,那是如许离奇肯綮、贴切亲昵而又惬适怡百般神的香爆与幸福滑过的亢爽来临啊!       我悄悄端坐在舷窗边,细心察看外面变幻莫测的云相,但见机翼下的白云军团浩浩大荡势不成挡,乍一瞧跟大陆似的浮现出暗礁跟 大大小小的岛屿的样子容貌,被海水吞没或将要吞没的“山尖尖”探伸的局部会因深度不同而浮现着各自的颜色,露出的则会有一圈圈的雪浪包抄,远看就像挂着蕾丝璎珞的裙摆,惟妙惟肖,壮丽缤纷。       紫霄耿光之下,有时像丝丝蚕绒袅娜,有的似古树拏云攫石,有时如层层海潮浃滐,有的若江河淦湍,更有团团的云朵竖直叠起,峰峦崔巍,飞机在其间穿行,好像冰上芭蕾高手的表演,作风走神入化,味道曼妙迥秀,琳琅满目;有时遇到夕阳照耀在云海上,会与地面或山顶看到的气象完整不同,那一抹金色会洒满全部云层,勾画出丰盛的破体结构,使峥嵘云峰有了铸铜雕塑般的风概感。       强烈的太阳光扑面而来,地上的美景也是让人流连忘返的,河水像一根根飘带,所有的山峦都是那种翠翠的绿,所有的平原都是那样的整洁精美,可是,高空城市高空看,多少乎所有都是灰濛濛、乱哄哄地砸在旷野之间,泛着污浊的光辉。不外,夜空之下,城市会完整变了样子,灯光闪耀,尤其是沿着大巷或者告知公路等等的灯光便形成了一个繁星点点的另一个残暴的光盘了。      看云,总不是平常处,风度绝佳时,人也要费一番辛劳,可是,怎么能不追寻,凡间待得太久,灵魂亦须要荡涤。在云里,心飘一飘,虽不克不及轻巧如云,但毕竟会感染些清气,无形就多了性灵了。       飞机逾越武夷山脉了,舷窗外的景不雅使人赞叹。那山岭就像一道高高的屏障,挡住了西北畔厚厚转动的云团,而其东南侧则是一片阴沉,地面风景抽象楚楚。而那云团就好似沸腾的汤,在大山的一侧翻腾,居然不一汁液从那绵延的峰顶溢出,切实让人叫绝!      但最绮丽的是傍晚太阳快要落下时的多姿多彩的变幻云海了,橘红色的阳光映衬在云里,通过一双无形的巨手缓缓铺开展来,崇蔼无央,将全部地平线上的云全都涂上一层靓魅的神情,而远处的斒斓云层则折射出一种金碧光辉的色彩,玄晖峻朗,其色绮丽,琦玮摄魄。近处的白云悠悠,不远处的层云蒙蒙,迢遥处的煌煌灿灿的云海,全都在木赤的霞光之下,嗨,那种感到,真让人猜忌是不是《西纪行》的雷公电婆在搔首弄姿呢!忒美丽,太震动了!真的有种忭舞覃思驰骋的翅膀,置身仙境彷徨瑶池挥斥霄汉的耸纵感到啊!        一番心理只管劲吹,心身相许何惧天边。风是率性恣肆的游侠,云乃自在烂漫的女神,云忭舞着风,风协奏着云,风波际会,像桑间濮上的幽情绵绵,便有了出言不逊芊芊靡靡绸缪之云丝线,云美丽,云甘泉溪流,像干柴烈火薄情燎燎,便有了勇敢泼辣潇潇喧喧激荡之云交缠,云狂躁,云瀑趵虺啸……天籁之邀,形影相随,相融共生,于是,淼淼汉语词典中就有了那么多瀚如烟海的云辞云调,迎迓美女则云鬟雾鬓、云约雨期、云尤雨殢;表扬文采则云蒸霞蔚、海破云垂、云锦天章;厚重交情则义薄云天、云行雨施;祥跟 则河清云庆、祥云瑞彩、云程发轫……       航班就这样摆布青霭、表里紫霄地开怀飞掠着,大抱大垜的白云络绎不绝,轰鸣的空客A320乘风破浪,所向无敌,被冲开的白云糞湓着飞过舷窗,可那艳阳照射下皑皑冰晶、残暴钻石般的白云既于机身拓突疾进的唇齿咂擦中,弹拨出良玉华滋浏亮的玲玎之韵,又飘忽不定,芳踪扑朔,情心迷离,让所有刻意解读她的尽力终极变得嶙峋枯瘦,汲长绠短,无可奈何,徒劳喟叹,而无事一样的白云呐,却仍然判若两人地兀自秉持着神美的本性,彷徨复潇洒,乐悠忒逍遥,张弛气宇,不受世间金科玉律的摆布,鲜动声色,不慌不忙,为所欲为,雍贵典雅地戴大员,履大荒,昂首健行,只管指挥若定之内,开出万千景象,成为淳耀森寂无央苍宇龙庭之上,最为自若成绩、风骨造化,高迈圭璋、清劭撼天的跳舞家。       水到云的成长,与其说是状态颜值的进步、丑化,倒不如讲是一次革命性的改不雅与突起,是志雄千里播华章的掣鲸升华,由于,她由此取得了笑傲九天,鸟瞰大地的机会,“云起龙骧,化为侯王”。那是水们从前做梦连想都不敢想,多少乎不成能的神话奢望之举,她曾经无数次近乎失望地服膺于当一辈子、多少辈子“土水”、“野水”甚至“逝世水子”,在闭塞的大山中,寥落的小沟洼里苟延残喘,渡此余生……当初可好,哪里修来的福分?居然一下子从地区性低端流淌曲折的蹉跎岁月,一跃而为了高级次轮回运展的寰球大周天之青春行游进程,并由此首创了她性命巨大涅槃之后云泥之差的簇新诗篇。当然,她所有的发生都是仰赖于众所擎擘的光辉的垂青跟 照射,是太阳干得好事!       至于素常日常生涯中,大家称颂某人有了大长进便指曰:“成喽气象了!”,这其中的他们砺练数载,一朝得道,也是依稀于云的发迹之理儿。于是乎,一个蓬荜后生被声誉的光环掬搡着,只管远非斫轮老手的主人公还于懵懂犹豫之间尚未理出个中脉络来,但“叱咤风波”、“云心鹤眼”等溢美之词早已如约而至。究由基本,当然不过乎为科举遴选、建业破勋及其余“能量”驱使着才得以分开一方十字街头,而甚至擢拔到社稷子、栋梁才的高度,或被授命开疆拓土、抵抗外侮,或被委任琴堂开机、协耦万民……一句话:青云直上!       浏览古今图画卷帙,英才们笔端愁肠百结的大概就是云雾了,由于以具象为技法倾诉的常态、习惯在看似扑朔迷离的空寂流云眼前显得顾此失彼了,最轻巧的恰是最艰巨的,质地最单薄的反倒成了分量最重的。于是,如何由表及里,自浅至深地叩访、融合、熟悉,进而掌握白云的肖像、体构、演化、进化等生物学特点,以及性情、性格、韵致、神色、气宇等形而上之修养,作为必修作业,决议了切入品相高下的要害。贸然的涂抹未免克制了白云的活气,僵化了白云的闲达,凝滞了白云的逸扬,到头来僵硬地粗鲁地堆累了龙飞凤舞的激动跟 释然。于是,一个人的修炼学养、心情成就天经地义地比技法更加举足轻重。实在,看似简略的画云读雾,等破门而入后,你会发明囊括大块的堂屋里氤氲着一部渊博燕婉、奥赜深闳的中国哲学,使得挺椽如振的点厾造士有目标的楮墨必需心傥无羁地向着相反的标的目的成长白云不仅使得本来或疮疤火灼或纵横交错或形禁势格的客不雅囿局引发的仇恨、忧悸、觳觫等极其心慉一律归于松散、涣散、消停、顺畅,或不了了之,或柳暗花明,或阳光亮媚……同时,也恰是受了白云的沾染跟 启发,尤其让咱们心坎深处怀着对将来日子无比美妙的祈祷告与火烈冀望,抖掉一身灰霉,另起炉灶,又开端了新一轮的讨伐跟 进击,那么到底仍是让咱们由衷地胜谢白云吧!       不外呢,暗里里你该知道白云的本质是无色的,这就更难能宝贵地足见她的那份苦心至爱之懿德通灵,恩纪庬纯了呀!真乃:煌煌苍旻,笃生白云,栋隆巍峨矣,高尚哉!       皎洁的白云啊,靓丽含情的眸神,无邪清纯的笑颜,娈雅拔萃的仪淑,不露圭角的怡跟 ,就那样映出灵魂的影子并高高地照亮了我远方企及的景致,何等烂漫清徽的性命之轻,让我的筚路蓝缕的斗争进取虚脱,直至悬空。       谁说高天上流云不是最深的感动,阳光下毕生难得的美妙融合呢?!   安雷生 中国领土资源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会员,山东青年作协副秘书长,滨州市文联《渤海》副主编。已正式出版有散文集《芳野缅历》、《奇峰华水竞风骚》、《“北国江南”锦秋湖》、《闯莽猎美锦秋湖》,诗集《莺花烂漫》跟 通信、讲演文学集《世间正道看沧桑》。长篇抗战小说《霸俏狼烟紫芦花》在北京17k小说网已刊载84万多字,点击率27万多人次。屡次获国度省市有关文学奖。微信:zuojiabao1985 投稿:zjbxmt@126.com
安雷生|从白云故土擦过
上一篇:自媒体第一人程苓峰新书《自在人》出版 下一篇:弋舟:过于亮堂而哀痛的眼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