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量: 870
(2020-08-29 16:14:03) 摘要: 8月28日,曾翻译《一九八四》、《动物农场》、《麦田里的守望者》、《门萨的娼妓》等37部文学作品,年仅41岁的青年译者孙仲旭先生,因抑郁症辞世。  十多少年来,孙仲旭先生出于个人爱好,用业余时光翻译了近乎与年纪数等同的译著,译文精美流利,深受广 与翻译较劲儿的孙仲旭先生“业余从事文学翻译”,且翻译的多为老一辈著名翻译家翻译过的名著,正如网友所言,他翻译文学作品非为金钱名利,实是与“虚空搏击”的精力寻求,所以,至诚至爱,至精至纯。翻译奥威尔 两度落泪在谈到为什么要重译《一九八四》时候,孙仲旭曾说是1998年受王小波的影响,读《一九八四》成了他“毕生难忘的阅历”。“而后在1999年秋,我有机遇 到美国短期学习。在本地书店里,看到奥威尔名下除了《一九八四》跟 《动物农场》,还有其余不少书,但怯于昂贵的书价,我只是随意拣了本小说《上来透口 气》。没想到在回国后,当我读起这本书时,却对这本写于六十多年前的书(原著出版于1939年)发生了强烈的共识。……于是,在无人约译的情形下,用我那比之当初更加稚嫩的译笔开端翻译它,想把这本在海内被疏忽的佳著先容进来,丰盛人们对奥威尔的浏览。“后来的事件竟非常顺利,我把先译完的一章头一次投给了文学翻译杂志《世界文学》,未几收到编纂老师的信,让我再多译一些。后来在我译完并寄去后,得悉这 本杂志竟有意登载整本书,不外我的译稿当时在译林出版社也走了好运,已被接收,于是《世界文学》在2001年初选登了一半。译林后来又约我重译《一九八 四》,筹备跟 《上来透口吻》一起出。一开端,我顾虑董乐山先生的译本珠玉在前而有些迟疑,后来在编纂老师的激励下我终于译了出来,但进度比译《上来透口 气》时慢了很多,重要起因就是这是本十分压制的书。坦率地说,译这本书的进程中,我曾两度落泪。当然,有一个起因是我目前业余从事文学翻译,译的都是我真正爱好的书,所以在情感上比拟投入。”【具体】为《麦田里的守望者》翻译了五个版本至于《麦田里的守望者》的重译进程,更具“个人偏好”: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我译的第一本书,按出版次序却是第10本,它的出版对我而言,有一种‘美满’的感到。19年前我在大学期间就读过这部小说的原版, 并始终以为它是对我影响最大的小说。毕业后我买到了施咸荣先生的中译本,但直到1999年新年,我才把这本书装进背包,作为去郊区爬山时的读物,然而一读 之下,我萌生了本人重译一遍的动机。凑巧有友人从国外带回原版,我立刻应用业余时光开端译。这个译本实现后,在我手里已经放了六七个年头,一开端翻译靠的 是热忱,后来跟着本人翻译实际的积聚,每隔一两年,都会感到须要再订正一遍,于是在我的电脑里,已经有了五个版本,平时也会对译文进行小修小补。在等候这 个译本出版的期间,我还成为了《塞林格传》的译者。能够说,《麦田里的守望者》是我第一次从事文学翻译,却没想到给本人所谓的文学翻译生活开了个头,并一 直保持下来,并且还会持续翻译下去。我无心插柳翻译《麦田里的守望者》,却无意给本人的人生翻开了一扇晶莹的窗。”字未确心难安:“翻译是个膂力活”(文/孙仲旭)        我谈翻译的事件已经够多的了,这次谈的是目前我译一本书时的工作程序,这也是跟着本人的翻译实际,而演化成这个“流程”的,不惴愚鲁地写下来,盼望对有志于翻译的友人多少有些参考作用,高手看到,或者能够临时忍一忍笑。1.原书要先看一遍。我也晓得傅雷先辈宣称“一本书不看十遍决不着手”,然而就我个人来说,看十遍不仅出版社等不迭,本人也会先看出弊病。2.用A4纸把全书复印一遍,在行间、页边草译,用的最多的是陆谷孙先生的《英汉大词典》,疑难词先记下来,妙手偶得的译法也记下来,存疑的假如暂 时不必解决,能够留个问号。 我感到草译很要害,这一遍越过细、记下的货色越多越好,当前就会轻松一点。在这个阶段要很有耐烦,不必焦急在电脑上开端译。3.看着草译,在电脑上译,之前还要再看一下草译,尽量在看这一遍时多记点货色。这时对疑难的处所,就会用到良多资源,如各种词典、网络、军师友人等等。……斯人已去 ,此地空余哀思一片在孙仲旭先生生前的微博、豆瓣主页上,至今还浮现着他对生涯的酷爱、对家人(尤其是对儿子Mickey的关爱)、对翻译的钟情,谁也无奈信任这样一个给朋 友给读者发明光亮跟 精力粮食的人竟忽然辞世。 或者,留下一个背影给世界的孙仲旭先生,更不可思议到,这多少天网络上对他的哀悼以及留念,多少乎笼罩了全部文明圈跟 媒体圈的话语版面。作家阿乙说,“读过孙先生五六本译作,受益良多,广州见过一次,谦卑之人,就活在书本上吧。”作家荞麦说:“大略越自省的人活得越苦楚,但你翻译的书还有写过的字,都会留下来。”章诒跟 说:我刚意识了你,而你分开了我。出版人楚尘说:“盼望不是真的,咱们的两本书刚译毕,还说非洲回来找机遇相聚。”网络红人 @不加V 说:看了大家的叹气,才晓得孙仲旭翻译了大局部文艺青年的精力粮食,且以他们爱好的作风。可是,翻译的稿费一贯很低,低到他只能兼职去做,却因大家的喜 爱,而无奈放下这份工作。你晓得这感到吗,别人都在做更省力来钱更快的事,而你为了别人的附庸风雅在做最贫困最艰巨的事,他们只是叫好,疏忽你的保存。青年学人@罗不特说:大学毕业后很少读小说,本国小说更是少得可怜。莽鲁莽撞中翻译《革命与战斗中的西南联学》,常常上孙仲旭先生的博客学习,还曾 唐突去信请教,得起指导。同时悉心拜读他译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折服不已。刚得悉孙先生因抑郁症辞世,晴天霹雳,难以相信。惟愿逝者安眠。豆瓣 @瘦瘦说:孙仲旭也好,张晖也好,即使他们对译者与学者的境况有过埋怨,他们的猝然离世仍是偶尔事件,与译者或学者受压迫的境况完整无关。过于集中在这方 面的探讨确切不敷尊敬逝者,由于他素来不是为了钱而去做事,只为抗击虚空,不然怎么可能译出37本书?假如只是为了收入,他首先不成能做文学翻译,其次不 可能有能源去翻译那么多种书,最后也不成能以一种使劲到都让我感到有些笨的方法去译书。你们都看过他发的译稿照片。他只是在抗击虚空罢了。法语翻译家余中先说:“不肯意信任这是真的,很爱好孙仲旭的译文,给他做过编纂,始终认为他很年青,很有为。前年年底还去广州跟他一起逛街吃饭。愿他安眠。”祭孙仲旭——读你,伪装你还活着(文/作家阿丁)与友人饮酒之后,上楼喝茶。宾宾刷微博,说了个晴天霹雳。翻译家孙仲旭辞世。据悉是抑郁症,也就是说,自残。这个夜晚注定难受了。因你的逝世。活着不是比逝世更难吗?爷们家不是应当抉择难事而不是简略的事去做吗?这是我惊闻此事后想说的。不多少个人没想到过逝世,我也不例外。可我到底是个恋世的人啊,我的理智老是会提示我,不什么熬不外去的,活着最难,那么就抉择活着。是的,我还没活够呢。还有好多字要写,还有好多亲人要爱,还有好多机遇去腐化。我还没去过非洲呢,你老是发那些非洲的照片你晓得我有多嫉妒吗?福克纳得悉海明威自残后,说了句令人心脏一颤的话。他说:我不爱好一个走捷径回家的人。仲旭兄,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可我不是不爱好你,我只是不爱好你以这种决绝的方法分开。可我知,谁也不权利苛责你。你的世界不人能探知。作为未曾谋面的友人,咱们聊过良多。可我当初已经不敢去翻你我之间的私信了。我跟你表白过我对译者的尊重,我这半生撒过良多谎,可那些话是真的,因 为那出自感谢。我说我尊敬译者,视翻译家为师,一个不浏览原著才能的写作者,他的老师一定是双份的,比方胡安鲁尔福与屠孟超教学;比方毛姆与傅惟慈先 生;比方理查德耶茨跟 你,孙仲旭。所以独一值得快慰的是,果仁刊发的你的三篇稿子,皆是千字五百的稿酬。这笔钱也难说多,但于此时此世,还算稍稍匹配你为之付出的血汗,以及译者本应有的尊严。我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最爱好的你的译本,不是《有人爱好凉飕飕》,不是伍迪艾伦的《门萨的娼妓》,不是《一九八四》,不是《麦田守望者》,也不是 耶茨的《爱情中的骗子》,而是伊恩麦克尤恩写给孩子们的,《幻想家彼得》。那是我给女儿的最佳推举,那孩子超级爱这本书,读到手不释卷,那么坐不住的,小 猴子一样的女孩,却能宁静地把你的译作读完,且不止一遍。我记得我告知过你,我想让你自豪一下,想告知你,你与伊恩麦克尤恩一起,为孩子们干了件如许主要 的事。她晓得了这新闻。爸爸,我很悲伤。她说。我的友人,作家黄孝阳说,“咱们始终盼望文学可能辅助本身抵抗事实中那些苦楚的匕首,能带来玫瑰与夜莺的啼声”——可是“受过文学滋润”的你,却仍然弃世,为什么?>【未完,点击浏览全文】(《发愣日记 - 孙仲旭 》文/作家阿丁)
咱们的友人孙仲旭,走了
上一篇:伊唐波诗歌赏析 下一篇:“中南百草原之歌”优秀作品选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