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量: 882
(2020-10-11 10:43:32) 摘要: ■张甫文(江苏) 下邳青陵台 下邳历史长久,文明底蕴深沉,存在四千多年的文化史跟 建城史。固然古老的下邳城早于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遭受强烈地震,沉陷于水,然而连带着历史陈迹的名人故事仍然被下邳庶民世代有序相传。诸如何氏陵台抗君王陵台夜月夜柳    ■张甫文(江苏)     下邳青陵台 下邳历史长久,文明底蕴深沉,存在四千多年的文化史跟 建城史。固然古老的下邳城早于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遭受强烈地震,沉陷于水,然而连带着历史陈迹的名人故事仍然被下邳庶民世代有序相传。诸如“何氏陵台抗君王”“陵台夜月”“夜柳交枝”都是下邳庶民陈说青陵台的故事,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催人泪下、让人难忘。  青陵台,是中国周朝末期中原东部最为驰誉的景不雅,也是下邳国最为古老的以歌唱下邳民女何氏坚守贞操、极为感人的恋情故事产生之地。  青陵台建于2300多年前的下邳城东郊,即本日睢宁县古邳镇旧城村,台高三丈摆布,秦砖垒砌,造型奇特,宏伟壮不雅;登台张望,下邳景不雅和盘托出;台上并建有休息房间,装潢奢华雅观。建台者为战国时代臭名远扬的昏君宋康王,实为一座专门不雅看采桑女的高台。宋康王何许人也?《东周列国志》中载,宋康王偃,宋国第三十五任国君,原名戴偃,宋剔成君之弟,剔成二十七年(前329年),戴偃以武力篡夺其哥君主之位,自破为王。从此,宋王偃岂但穷兵黩武、不睬朝政,更是残酷无道、荒淫无度,史载:“多取妇报酬淫乐,一夜御数十女”,人称“桀宋”。  相传,东周末年一个阳光亮媚、暖风渐渐的春天,宋康王偃率领部下来到了古下邳,当他远足到邳城东郊时,见到桑园中的采桑女个个模样俊俏、清纯脱俗、风度出色,百看不厌,喃喃自语道:“真没想到,下邳的乡野之女如斯之美!居然胜过我的后宫数百名佳丽啊!”于是下令在桑园邻近山水相依之处建造高台,名曰青陵台。宋康王整日登台不雅看采桑女。有一天,王在青陵台上忽见一采桑女,窈窕奇丽,楚楚动听,王惊为绝代。于是令跟从讯问,得悉是下邳穷士韩凭之妻何氏(亦有称花氏)。立即一面传处所官员令韩凭献妻,一面命随从备车篡夺。韩凭无奈,与妻磋商再三,机关用尽,两人抱头痛哭,恋恋不舍。何氏以歌答复丈夫:“南山有鸟,北山筹措,鸟自高飞,罗当奈何!鸟鹊双飞,不乐凤凰,妾为嫡 人,不乐宋王。”越日早,韩凭见妻升车而去,心如刀绞。何氏被夺后,潜遗凭书,其辞曰:“其雨淫淫,河大水深,日出小心。”不料宋王得之,以示摆布,世人莫解其意。传示老臣苏贺,对曰:“其雨淫淫,言愁且思也;河大水深,不得往来也;日出小心,心有逝世志也。”  俄顷,韩凭吊逝世于村后柳树上,家人随将其葬之。宋王得悉甚喜,迫何氏为妃。何氏早已胸有成竹,便诈称:“请王让我登上青陵台祭祀亡夫,而后方能侍奉大王。”宋王以为何氏已有转意回心,惊喜应允。何氏身着素服,乘车登台,遥对夫墓,跪拜悲伤痛哭。那哭声悲哀欲绝、伤感至极;那哭声拖着长长悲痛与憋屈的尾音,大有窒息的危险让人揪心;那哭声令宋王多少位跟从也为之悲凉而落泪;那哭声深深地刺痛着宋王的心肺……趁着跟从对她照管少有放松之际,何氏在哭祭中,猝然跳台,众跟从急速上前拉拽,不料晚之。其中一跟从只拽下一条带有血书遗嘱的白绫,上书:“王利其生,妾利其逝世,愿以尸骨赐凭合葬。”  何氏身亡,宋王大怒,命于凭墓西侧约百米之地掘穴埋之,且道:“尔夫妇相爱不已,若使冢合,则吾弗阻也。”村夫同情韩凭夫妇可怜遭受,于是在两人墓前各栽柳树一株以表吊唁。未几,两墓前的柳树竟生得个别粗细,雷同样子容貌。固然相距百米,却根交于下,枝交于上。夜间,即便无风亦能听到两棵柳树发出“嗦嗦”的声音,似乎他们夫妇在窃窃私语。特殊是在“明月三五之夜”,常见两棵柳树的枝叶缓缓地交错在一起,村夫传为“冢合”,后又传为“夜柳交枝。”并常见雄雌鸳鸯一对,栖于树上,晨夕不去,交颈悲鸣,或齐翔周游两柳上空,不肯阔别,非常凄楚感人。后人哀之,号其树为“相思树”,也便是民俗文明“相思树”典故的由来,即见到青陵台就想到韩凭夫妇。并有传说那“鸳鸯鸟”为韩凭夫妇的精魂化成,那叽叽喳喳的啼声,是在告知下邳国民:“乡亲们请看,咱们又成为一对恩爱连理啦!”这既是对韩凭夫妇的同情与歌颂,也充足表白了下邳庶民的美妙欲望。  历史长远,当年的青陵台固然早已消散,然而民间的种种传颂仍然世代有序,更加丰盛多彩。尤其自韩凭何氏的贞魂被记入史册之后,又有传说每到周年的时候,不论是晴天或阴天,只有站在青陵台上都能够看到头顶上有一个月亮,也便是“陵台夜月”凄美故事的由来。下邳庶民恨宋王之残,怜韩凭之冤,敬何氏之贞烈,于是在青陵台上又为这对夫妻破碑留念。每年春季柳树现绿节令,下邳庶民便自发地手持一束柳枝,缠上白色纸条,俗称雪柳,到韩凭何氏夫妇碑前或墓前举办祭祀运动,后来渐成下邳地域凶事风俗。至今,在古下邳地域的凶事中,那逆子迎亲手捧的哀棍子,仍然传承必需用柳木树干缠上白纸条;棺柩前供奉或在出殡时由孙子挑着的“灵旗”也必需用柳树枝缠上白纸条,并要挂上一串银白箔纸钱。这一传统风俗既是留念韩凭夫妇的连续,也是对一地民俗文明的有序传承。  青陵台的恋情故事,仍是历代众多文人骚客歌颂的题材。唐代大诗人李白的《白头吟》:“古来自得不相负,只今惟见青陵台。”李商隐的《咏青陵台》:“青陵台畔日光斜,万古贞魂依暮霞。莫许韩凭为蛱蝶,轻易飞上别枝花。”明代有名文学家冯梦龙的《过青陵台有感》:“韩凭夫妇两鸳鸯,千古情魂事可伤。莫道威强能夺志,妇人执情抗君王。”还有《搜神记》《岭表录异》《太平寰宇记》《彤管集》等古籍,都有更为出色的情节描述,都是被何氏坚守贞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巨大人格所激动,也都是歌唱韩凭夫妇、弘扬夫妻恩爱的美妙诗篇。
下邳青陵台
上一篇:香港 梁继志(山东) 下一篇:河北省承德平泉歓乐谷游乐园正式开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