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量: 887
(2019-11-04 10:05:20) 你听说过“绿区”吗?就是美国人在伊拉克设立的哪种。“满城”和这个一模一样。只不过绿区的围墙持续15年,2018年拆除了,美国人也撤了。而清国的绿区则从清初一直坚持到辛亥革命,延续260多年,是中国历史上独树一帜的城市模式。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伊拉克的“绿区”:而从2003开始,一种全新模式的隔离墙大量出现在伊拉克,以隔绝恐怖袭击,也隔绝了普通伊拉克民众的生活,更让拥有1200多年历史的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彻底沦为一座“围城”。这片大约10平方公里的区域被称作“绿区”。高墙内的“绿区”在那时成为“巴格达最安全的地方”,出入需要通行证,普通民众无法进入。围墙的四周还有美军和伊拉克国民卫队组成的联合执勤岗哨,哨卡机枪高架。这块四周用高墙和铁丝网围起的区域原来曾是萨达姆的行宫,如今却是联军临时当局的所在地,故也被人称为“美国之家”。置身于这里,你几乎体会不到巴格达城市安全形势的严峻,也不必为可能遭袭击而担惊受怕。只要在这里足不出户,你就感觉不到自己是在巴格达,倒好像是在美国一样,因为这里说的是英语、电视节目播放的是星期一晚上的足球赛、吃的是美国的花生酱、龙虾和冰淇淋,甚至手机区位号还用的是美国纽约上城区的号码!你把文中的伊拉克人换成明朝人,巴格达换成北京,美军换成满蒙八旗,伊拉克国民卫队换成汉军八旗,就行了。唯一的区别是伊拉克只有一个绿区,清国关内却有20来个“满城”。有清一代,清国老百姓就生存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事情要从1644年说起,当时八旗军从龙入关占领中国,八旗士兵以及眷属几十万人住在哪里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和当地老百姓混居一来不便维护皇宫安全,二来极容易被百倍的关内汉人同化,重蹈蒙古覆辙。为此,顺治皇帝在关内设置了“满城”这种驻屯方式。直接把原来住在北京内城的老百姓轰走,改让八旗驻扎,依托原来的四九城城墙建立军事管制区,八旗驻“绿区”,皇帝驻“黄区”,原来的北京老百姓全去“红区”这不就解决问题了嘛。朕反复思维,迁移虽劳一时,然满汉各安,不相扰害,实为永便,除八旗投充汉人不令迁移外,凡汉官及商民人等,尽徙南城居住。——顺治如果不是旗人,统统都要迁走,哪怕你是汉人大臣也不许在内城居住,除非皇上格外恩准。在这场大动迁中唯有内城的衙门和寺庙例外,可以不搬家。平时老百姓来庙里上香也可以,但只许白天来,晚上就要轰走,不许留宿。北京皇城与内外城如果细看内城八旗分布,还会发现即便是满蒙汉三种八旗还是有区别的,距离皇城最近的核心区由满洲八旗守护,外一圈是蒙古八旗,再外一圈才是被满洲收编的八旗投充汉人。亲疏远近倒也一望可知。满蒙汉八旗分布图至此北京形成了八旗居住在内城,民人居住在外城的城市结构。照此模式,清国陆续设立了20来座满城,分别是西安满城、潼关满城、宁夏满城、凉州满城、庄浪(兰州永登)满城、太原满城、右玉满城、绥远(呼和浩特)满城、归化满城、开封满城、青州满城、德州满城、荆州满城、广州满城、福州满城、江宁(南京)满城、京口满城、杭州满城、乍浦满城、成都满城等。广州满城西安满城成都满城示意图看着小,其实住着14000多人当然也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建隔离区,一些小城市空间本就不大,不方便划分隔离区,于是就新建出一个城市,只让八旗驻扎,比如青州满城、潼关满城、惠远满城等。那么要怎么管理这20多个充斥八旗士兵及眷属的“满城”呢?基本按照以下方法管理:(1)旗人不准私自离开满城,京旗活动范围在内城周边40里,各地驻防八旗活动范围在满城周围20里,超出这个范围要被处以刑责;(2)旗人专事锻炼军事技能(所谓国语骑射,马上三箭、马上三枪②,一直练到庚子年间),不准经营商业、手工艺等;(3)旗人在满城的房屋禁止出售给城外民人,以防民人进入满城③;(4)旗人不准与民人通婚④;(5)旗人女子禁穿汉人服饰;(6)旗人女子没经过选秀女的,不准私自订婚;(7)旗人不得唱戏,在满城内禁止设立戏院等娱乐场所;(8)满城中各旗的行政事务由各旗自己管理,每户有新生子女、婚丧等要在满城佐领处报告。涉及旗民的刑事案件,归旗人的理事厅管理。(9)除了货郎,其他民人不许进入满城,更不可留宿。这一条在多数满城管理比较严格,但北京、广州满城中有寺庙,所以平民可以借上香的机会进出,但仍然不许留宿。从前面的满城管理办法也可以看得很清楚,清国朝廷把一个个满城建成了只有旗兵及眷属驻扎的军事管理区。满城里有自己的军粮库、炮厂、弓箭房、演武厅、哨房、马圈,入夜戒严,有旗兵巡逻,禁止随意行走。限制旗汉交往,并且制度性的要求旗人只能靠当兵活着,以便维持长期的军事占领。八旗军民则依靠朝廷播发的钱粮双饷和“满城”的围墙大炮,维持着独特的制度习俗,八旗生老病死俱在满城,很少与外城居民接触。满城中的旗人保留着自己的满洲口音,且不说南方满城旗民口音和当地人迥异。就连北京这么一个北方城市,内城(八旗区)和外城(民人区)的口音都有区别,直到20世纪2、30年代鼓楼、什刹海的北京人说话和虎坊桥、菜市口的北京人说话,发音都有区别。此外满城妇女还保持着穿满洲服饰,不裹脚的习俗。旗民婚丧嫁娶等习俗也一直维持满洲传统(汉军八旗则还按汉式婚丧习俗执行)。在法律上,旗民和民人也是不平等的。按《大清律例》虽然理论上“今隶军籍之人与民无异,有犯亦一体同科”但实际上地方官无权单独处理旗人犯罪,按照清国体制旗人与汉民的民事纠纷地方官可以审理,但是无权处罚。刑事纠纷则必须会同旗人“理事厅”一起审理,在这种情况下判决结果偏向谁实在不问可知。加上旗人犯罪可以“换刑”、“减等”,导致旗人愈发有恃无恐:“自恃地方官不能办理,因而骄纵,地方官亦难于约束,是以滋事常见”乾隆二年西安民人在满城被杀案“不特民人不敢窥伺,即兵役亦不敢顾问,有司法令无所施于满城”正是因为有这些满汉分轸存在,所以晚清历次对外战争时群众往往瞬间进入看戏模式,毕竟有20个绿区在后面顶着,你让清国老百姓出死力,拿出抗战和朝鲜战争的劲头死磕列强实在是不大现实……⑤满城制度一开始对八旗来说还是挺爽的,毕竟清国占领区老百姓多,八旗兵少,好歹收收税就够能过上比较安逸的日子了。一个普通旗兵的饷米都可以养活一家五口,如果一家有两个旗兵,那过的就很舒坦了。毕竟八旗也没有退休一说,只要旗人长到16岁,基本就能当兵,就有一份钱粮,能领到死。唯一的问题是马尔萨斯陷阱对旗人也适用旗人在满城里越生越多,越生越快。写《海国图志》的魏源说:世祖(顺治)时,八旗定甲八万,甲岁饷银若干两,米若干石。圣祖(康熙)时,增为十二万甲。计八旗丁册,乾隆初已数十万。旗人不需从事生产活动,却能月月得到饷米,所以普遍没有储蓄的概念,往往大手大脚挣一个花俩。渐渐地连雍正都看出不对劲了,无论朝廷拿出多少帑金救济八旗,转眼间就被旗民吃干花净,八旗子弟吃的脸型都变了:皇考(指康熙)轸念兵丁效力行间,致有债负,曾发帑金五百四十一万五千余两,一家获赏俱致数百,如此厚赏,未闻兵丁等置有产业,生计滋益者,悉由妄用于衣食,徒令贸易之人得利。一二年间荡然无余。而生计较前更加窘乏,其后又发帑金六百五十五万四千余两赏赐兵丁等人,亦如从前立时费尽。朕自即位以来,除特行赏赐外,每月所赏需银三十五六万两,此银一入兵丁之手亦不过妄用于饮食,不过十日悉化乌有,亦何裨益?……比见八旗官员兵丁内嗜饮沉湎,以致容貌改常。这种大吃二喝的习惯发展到乾隆中期大清国实在是熬不住了,于是破天荒的出现了“八旗生计”问题⑥。简单地说就是,钱不够了,这数十万人还怎么吃下去?乾隆大帝不愧是“十全老人”,果断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采取了减员增效的手段。大笔一挥恩准八旗汉军出旗为民……汉军八旗:???不让我们吃了?乾隆皇帝陆续开除了20多万汉军八旗的旗籍,除广州满城尚留1500名汉军八旗,新疆尚有汉军八旗外,其他直省八旗汉军纷纷出旗为民,如驻福州、京口、杭州、绥远、凉州、庄浪、西安等地的汉军全数出旗。其他满城呢?本来也没汉军八旗就不用出旗啦。当然在京八旗汉军和朝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也没全数清空。乾隆皇帝通过此举大大缓解了财政压力,虽然让八旗汉军吃了大亏,但总算于满洲无损。但就如灭霸消灭宇宙一半人口被吐槽治标不治本一样,让汉军八旗出旗只能缓解一时的财政压力,长期来看还是没啥作用。果然到了嘉庆年间,“八旗生计”还是出了问题,至嘉庆17年,嘉庆皇帝决定推动旗民回吉林老家种地自食其力,结果花了17万两白银建设房屋、置办耕牛后,响应皇帝号召者却是寥寥。搞得魏源都纳闷为什么让旗人去耕地这么难,他说:满洲蒙古,每一驻防,即可徙数千户,何至每岁徙二百户而不能至?是啊为什么满洲蒙古八旗一听说去西安、成都、太原、广东驻防都愿意去,一说去东北长白山零下30°的地方种地就不愿意了?因为八旗虽然长期不事生产,但是也不傻啊!!!嘉庆21年,御吏罗家彦又旧事重提,建议让旗人做点手工业维生。别看嘉庆皇帝自己让八旗去耕地,但听到汉臣提出这种建议却大为不满,批驳称:我朝列圣垂训,命后嗣无改衣冠,以清语骑射为重,圣谟深远,我子孙所当万世遵守。若如该御史所奏,八旗男妇皆以纺织为务,则骑射将置之不讲,且营谋小利,势必至渐以贸易为生,纷纷四出,于国家赡养八旗劲旅、屯住京师本计,岂不大相刺谬乎?近日旗人耳濡目渐,已不免稍染汉人习气,正应竭力挽回,以身率先,岂可导以外务,益远本计矣!罗家彦因建议不当被剥夺御吏身份,退回原衙门了。问题是嘉庆能封罗御吏的嘴,却封不上八旗的嘴,该吃还得吃啊。大清的财政还是支撑不住。旗人既不种地,又不做手工业,大家赖在北京不走,人口愈发膨胀,收入却不涨。满城旗人的生活水平和大清的国运一样开始走下坡路了。嘉庆之后就是道光、咸丰、同治、光绪,这几位帝君在位时,陆续爆发了两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庚子国变等震惊中外的大战,令人遗憾的是八旗兵在这些战争中发挥的作用近乎于0。尤其是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末期,英法联军大破僧格林沁,全军抵近北京。咸丰皇帝被吓破了胆,逃到木兰围场“巡幸”去了。恭亲王奕??在和英法联军谈判时还打肿脸当胖子,吹嘘京旗战斗力高超:贵国如必欲攻城,我精兵之家口均在城内,必拼命死战,非在野外打仗可比。额尔金就乐了,原来前两天在张家湾和八里桥被打散的不是清军主力啊,倒要看看清军主力是什么水平。一周后英法联军抢劫了圆明园,京八旗不见动静。又过了一周时间,英法联军要求清国交出安定门,留守王公大臣们就这么打开了北京的城门,京八旗不见动静。直到英军焚毁了圆明园,签了《北京条约》也没见八旗精兵出城拼命。倒是进城闲逛的英军士兵看出了内外城的区别:在满人居住区里,所有的艺术形式和物产全都汇集于此,正如在巴黎可以感受到全世界的风情一样。王公贵族们则居住在皇宫周围,那里有各种可供他们享乐的方式。……离开满人区,来到汉人居住区中进行参观时,仿佛从最高雅的诗歌降至最粗俗的散文,落差极大。在这里,天朝的百姓们过着平常的生活,完全置身于朝廷和御林军的政治影响力之外。……该区人口众多,生活着工人、无产者和一大批穷人。这里的街道嘈杂不堪,过往的行人大多衣衫褴褛,让人不禁心生怜悯。当地居民的贫穷程度已达到极致。——《中国战争纪行》P113-11440年后的1900年,旗兵表现的一样差劲,在东便门、朝阳门顶着俄日军队的是董福祥的甘军,旗人组成的神机营、神虎营早就溜之乎也了。伴随着一场又一场溃败,大清付出了十几亿两白银的代价,也就更顾不上“八旗生计”了。清初为维持占领态势修建的满城,进入晚清之后反而变成了普通八旗兵的监狱。到清朝末年,八旗军总数22.5万,军饷却只有886万两,旗民则多达500万。怎么算数学题都是两个字——缺钱。因为缺钱,广州满城的旗人偷着做一些手工艺品,蓄养畜禽。福建满城的旗人则在户口档案中装死,实则逃到南洋谋生。成都贫困的旗民要靠富裕的旗民舍粥活着。庚子国变时北京八旗士兵自己就成批的跑去盗掘圆明园遗迹、砍伐园中古树出售,为了争夺这些圆明园建筑遗存,不惜和当地土匪大打出手。八旗、满城和大清的国运一起进入了倒计时庚子国变后,大清最后开了一把朝向满洲的倒车,试图以皇族和八旗为基础重新夺回军政大权。比如朝廷建立的陆军贵胄学堂,招收120人,其中皇室70人,满官子弟23人,汉官子弟27人,大量选拔旗人子弟上军校,拨枪拨炮,将各地满城的旗兵改造为新式军队,资助旗人留学。下旨罢黜袁世凯,让载涛(时年21岁)和载洵(时年23岁)分别负责陆军和海军。排挤地方督抚,换上满族勋贵等等。摄政王载沣(溥仪生父)倒行逆施的种种行为活活把军机大臣张之洞气的吐血,最后病死于寓所。张之洞死前私下和侄孙婿说“依我来看,不是汉人排满,那简直是满人在排汉⑧”一代儒臣,至死方悟,可叹。最后直到1911年,摄政王载沣搞了个皇族内阁,13名内阁成员中竟有9名是满族,仅4名汉族,9名满族内阁成员中又有7个是皇族,说白了,皇族随时拥有一票否决权啊?看朝廷这么没诚意,革命党和各地汉族大臣就都反了。辛亥革命开始了,铁杆庄稼没了,满城的末日也来了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消息传到全国各地的满城,当地旗人全都人心惶惶。福州将军朴寿命令旗营各户准备洋油石灰,如遇进攻则妇孺集体自焚。成都满城许多人干脆把家禽家畜都杀来吃了,只待风势一变,老幼妇女便先行自杀,精壮的就扑向汉城,情愿斗死。10月15日湘军起义攻打满城福州满城闽浙总督松寿自杀,福州将军朴寿投降后被杀,死亡官佐共15人,福州光复。10月23日同盟会和新军、会党攻入西安满城,西安将军文瑞自杀,副都统承燕、克蒙额自杀。死亡官佐90人,其中自杀6人,西安光复。11月4日镇江新军起义包围京口满城,镇江都统福某自杀,京口满城投降,镇江光复。11月5日杭州满城投降,杭州光复。11月8日南京和镇江新军围攻江宁满城,至12月1日攻下天堡城(紫金山西峰)。江宁满城投降,死亡官佐38人,其中自杀10人,南京光复。广州方面因为广州将军孚琦(4月8日)、凤山(10月24日)先后被革命党炸死,导致城中无主,11月9日广州满城放弃抵抗,广州光复。11月26日至12月6日,同盟会和当地汉军进攻荆州满城,荆州将军连魁投降后被杀,左翼副都统恒龄以下死亡官佐41人,其中自杀8人,荆州光复。听说西安、荆州、杭州、南京等地发生战斗和民族报复后,其他各地旗人男丁开始剪掉发辫,女人则摘掉头饰,向汉族购买女人衣物,给女孩缠足,改名换姓逃出满城,不再承认自己是满族人。经过谈判,12月23日成都满城投降,成都光复。按《辛亥殉难录》的记载,仅旗兵有名有姓者,西安死2248人,南京死706人,荆州死403人,镇江死320人,福州死98人,至于妇孺上吊、自焚、投井者也是极多。1912年2月22日,隆裕太后(慈禧侄女)发布《清帝逊位诏书》各地残存的满城纷纷放弃抵抗,无条件投降了。总的来说面对革命党和各地民军、帮会的进攻,满城普遍不堪一击。但凡事是总有例外宁夏满城的2000名八旗兵,就在马家军的帮助下挡住了当地民军和哥老会的进攻⑥,直到听到逊位诏书才投降。不过宁夏满城最后也没有好结果,民国22年马家军的另一个首脑人物马鸿逵统治宁夏,直接把满城夷为平地,建成飞机场,把宁夏八旗最后的家拆的干干净净,一大批旗人申诉无门,沦为乞丐。至此清代满城的旧规矩被全数破除,不少城市干脆开始扒掉满城的城墙工事,让这些形形色色的满城与原有城市融为一体(现在成都的网红打卡地“宽窄巷子”就是成都满城的遗存),原来不许民人进入的满城变成了谁都能来的地方。满城总算没了,但旗民的生计又成了大问题,毕竟八旗兵260多年没当过平民,多数旗人除了练武什么都不会,甚至连练武都不会了。旗人要如何活命呢?虽然民国一开始说对八旗会有所优待,根据《满蒙回藏待遇条件七条》“八旗生计于未筹定前,八旗兵弁俸饷仍旧发放”但在南方并没发放多久,北洋政府还好些,按宣统年标准发放到1916年,然后就时有时无,到1924年冯玉祥驱逐溥仪出宫后,北洋政府连每年150个铜子的钱都不给八旗了。粮饷断绝,各地满城中的旗民又不会生产,旗民逐渐陷入绝境。1914年成都满族上层求告说“阖城旗族约一万四千余人,其中能自立者不过十分之一二,余皆家无恒产”旗务处成立后分配7万元“每人所得不过六七元之谱……旗人束手无策,哭诉无门。儿啼于旁,妻缢于室。白头父母……自杀其身,其男女老幼中宵举家自尽者不可一二数。”武威满城“生活普遍无法维持,拆卖房屋,甚至卖妻子儿女是普遍现象……不少人沦为乞丐”八旗子弟终于切身感受到了晚清老百姓的痛苦在持续30多年的民国时期,各地满城旗民纷纷改名换姓,变更民族成分出逃外地,加之遭遇战火动荡,家贫困厄致死不在少数,满族人口大减。以北京为例清末旗民23.6万人,到1949年调查时仅剩3.1万人(1953年调查时又变为8万多);绥远(呼和浩特)满城在光绪末年还有旗民11727人,到1931年仅剩4000多;西安满城在清末有旗民30000,至民国只剩3000人;全国满族人口从500多万下降为150万。为了谋生,男性旗人做起了小商贩,就如《茶馆》里的常四爷每天得起五更挑一担子青菜卖。其他人有力气的就去当车夫,有点文化的可以当警察,印刷工人,再不济的就去当兵,替各地军阀效命。旗民妇女更惨,颇有出卖肉体当了妓女的。太原满城中的头道巷、二道巷、三道巷、四道巷直接成了妓院的别称。北京前门的八大胡同也兴盛一时。更有不肖者沦为盗匪,甚至去挖祖宗的坟墓。你猜老舍为什么对底层人民生活如此熟悉,能写出《骆驼祥子》《我这一辈子》《月牙》这种作品?有名没姓的“祥子”,臭脚巡和暗娼月牙都是他身边最熟悉的人啊!⑦倒是朝廷勋贵在大清倒台前搜刮了大量民脂民膏,辛亥革命后改为汉姓,移居天津、青岛、大连等条件不错的北方租界城市,继续开银行、粮店,置办买卖铺户过着人上人的生活。再后面的故事就是历史了,经历了张勋复辟、满洲国、抗日战争的教育和洗礼,满族在动荡的时代逐渐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也涌现出杨靖远、李兆麟、佟麟阁、陈翰章、关向应等一批杰出人物。最终历经30多年的血火动荡后,绝大多数满族选择团结在共和国的旗帜下,挣脱了旧时代的牢笼,自食其力,重新获得了个人以及民族的真正解放。逊帝溥仪和他的民人妻子李淑贤拓展阅读:为什么慈禧在八国联军侵华时调不动李鸿章、张之洞等人?清末的清军战力(主要指革新以后)有那么不堪么?①北京满城,1649年设置太原满城,1649年设置江宁(南京)满城(1649年设置)城围18里,墙高2.55丈;杭州满城,1650年设置,德州满城,1654年设置,城围10里180步,墙高3.7丈;广州满城,1683年设置。荆州满城,1683年设置,城围7里。成都满城,1718年设置,城围4里5分,墙高1.38丈开封满城,1719年设置,城围4里,墙高1丈。宁夏满城,1724年设置,周长1360丈。青州满城,1729年设置,周长1049丈,墙高1.25丈。乍浦满城1729年设置。潼关满城,1727年设置,城围2.7里,墙高1.8丈绥远(呼和浩特)满城,1737年设置,城围9里13步,墙高2.92丈凉州(武威)满城,1737年设置,城围9里13步,墙高2.92丈庄浪(兰州永登)满城,1737年设置,城围4.4里,墙高2.4丈惠远(新疆霍城)满城,1763年设置,城围9.3里,墙高1.4丈惠宁满城,1765年设置,城围6.3里,墙高1.5丈会宁(新疆哈密)满城,1773年设置,城围6.3里,墙高1.6丈②马上三箭和马上三枪是八旗骑兵的考核办法。“马上三箭”需要沿着跑道在奔驰的马上向靶子连射三箭,“马上三枪”与之类似是连射三鸟枪,以枪风能使靶子正中拴着的红色皮球晃动为准。这两招在1644年还是挺有威力的,但在1900年嘛……外面已经是齐柏林飞艇上天,铁甲舰巡洋,马克沁重机枪突突突的年代了。这些箭枪纯属圈地自萌,几乎没有任何实战意义。③关于民人不许进入内城这件事,至乾隆年间已难严格维持。毕竟民人中富裕商贾很多,凭借其经济优势往往希望收购破落旗民的房产。但因为清廷明令禁止旗人向民人出售土地房屋,所以民人会用长期租赁等形式曲线进城。但尽管如此内城多为满人,外城多为民人的格局依然保持到辛亥革命。至光绪34年(1908年)京师仍有八旗人口23万6771人,其中内城旗民22万3248人,外城旗民1万3523人。④旗人不准与民人通婚,既一般所说的“满汉不通婚”。在清初时尚有八旗甚至皇族娶汉女的事,但随着满洲地位日益巩固,通婚的事就基本停止了。至雍正年间,旗汉通婚已经颇为罕见。罕见到什么程度呢?雍正五年,福州将军蔡良奏:“驻防兵丁均系旗人,竞有与汉人做亲者……查得此地四旗…一万二千六百余名之内,兵壮娶民人之女以及营兵之女为妻者共二百一十四名,将女聘与营兵为妻者二名,余皆四旗互相嫁娶。”12600多旗人中,仅有214人娶了民妻,更是只有2户将女儿嫁给民人(绿营兵),需要说明的是这种旗汉通婚其实主要还是汉军八旗娶汉女,真正满洲八旗娶汉女的不敢说绝无仅有,但也是寥若晨星。1902年清末新政,慈禧都承认不通婚的现状,亲自降旨开禁,但应者寥寥。真正的满汉通婚是辛亥革命之后的事,那时候旗人生计极为困难,通婚还能留条活路,于是八旗女眷纷纷走出满城,嫁给汉人。⑤甲午之后清国人才逐渐受刺激产生了民族主义,有清一代虽然朝廷很明白满汉之别,但是民众仍然浑浑噩噩,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在抗战期间才成型的:茅海建《天朝的崩溃》:在整个(鸦片)战争期间,英军虽有一时的供应不足之虞,但在总体上不觉困难。一些民众向他们出售粮食、畜禽、淡水,以图获利;还有为他们充当苦力,从事运输,以求工值。这些被清方文献斥为“汉奸”的民众,在交战地区几乎无所不有。几千年的封建制度下,中国的老百姓早以习惯了诸如改朝换代的重大变动。只要不触动他们的眼前利益,逆来顺受又成了一种传统,谁当皇帝就给谁纳粮。满清的皇帝也未必比浮海东来的“红毛”统治者,更为可亲。在三元里事件之前,英军曾统治舟山半年,绝大多数民众还是做了顺民甚至“良民”。……在鸦片战争以及后来的诸次列强侵华战争中,绝大多数民众的基本态度,是置身事外。中国近代具有真正意义的民族战争、卫国战争,实始于本世纪(20世纪)30年代发生的抗日战争。近代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此时已经熟透,并经过近代化的传播媒体和教育手段而深人人心。⑥因为当年扶保过老佛爷的董福祥遗留下快枪1200支,八旗兵用它们挫败了使用火枪和大刀长枪的进攻者,更重要的是马家军(马步芳的二叔马麟)日夜兼程前来镇压,大屠宁夏城,伤亡平民1700余人,大掠一番而去。⑦舒乙回忆老舍:在旧社会里,有三种人是处在最底层:女人——妓女,男人——拉洋车的和当巡警的。……父亲对拉洋车的和当巡警的都很熟悉。他的哥哥既拉过洋车又当过那种每月只拿六块大洋的老式的“汤儿事”的巡警。他的舅舅家、姨家的表哥也有以拉车为生的,不止~两位。小羊圈故居的胡同口上就开着一个车厂,每天出出进进几十辆车,车厂主人的女儿是一位没嫁出去的姑娘,又丑又老。母亲后来住的小院西墙外也住着一位车夫,他有自己的车,可是后来丢了。父亲自幼就和拉车的有缘分,不是亲戚、邻居,就是朋友。⑧内阁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袁世凯,夙承先朝屡加擢用,朕御极后,复予懋赏。正其才可用,俾效驱驰,不意袁世凯现患足疾,步履维艰,难胜职任。袁世凯着即开缺回籍养疴,以示体恤之至意,钦此。载沣为摄政王,专用亲贵。满洲人初疑汉人排满,至是,不排于汉而见排于亲贵,率多解体。洵贝勒既长陆军,涛贝勒又长海军。又将以某市侩为京卿。广雅(张之洞)力争,以为不可,为载沣所斥。归寓,捶胸呕血日:“今始知军机大臣之不可为也。”遂寝疾不起。
清朝的满城是怎么回事
上一篇:日剧日影里有哪些打动你的笑容 下一篇:请问在五月天演唱会上听到哪首歌可以让你和别人吹很久或者印象最深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