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量: 459
(2019-11-04 02:05:22) 机务狗,某航一线,737NG整机放行授权。谈谈自己对事件、规章和行业现状的理解。手机码字,叙述比较乱,有机会再改吧。民航系统半政半企,标准高出手重压力山大。机务飞行,飞行管制,责任对接单位的不融洽是常态;这个社会,煮饭的都要瞧不起烧水的,烧水的又爱为难烧柴的,人与人之间非得扯出一根细长的鄙视链也是常态。这不是行业问题,是国民性的问题。以机务飞行为例。即便是MEL范围内的项目,机务觉得没事想保留的,机组觉得难以接受;机组觉得多大点事的赶紧让我走的,机务从自身角度来看又扣着飞机不放。每年的空地交流会都是伪装出的和谐盛会透着阵阵尴尬,从来解决不了实质问题。私下里打球喝酒搓麻将不分彼此的他们,带上职业的面罩关系线突然就敏感脆弱起来。我们不应该掩耳盗铃地说一些本是同根生的假大空话来粉饰太平。当然,年轻的一代,大家的心态更加开放平和,这样的隔阂渐渐消弭也是乐见的事实。话扯远了。说的这事,昨天晚上突然看到朋友圈有人转,题目很醒目,好像是含着泪的放行吧,但是很快就被删了。今天上班,又听到了剧情有些反转。剥离出来的故事核心是机长以不知道有跟班人员为由拒绝其继续乘机。剧情版本的分歧线则是机长的态度,有说态度恶劣的,也有说善意提醒的。撇开这些,就以当事人叙述为真实,暂且不深究当天冲突爆发的缘由,至于无良机长我想大家也都已经骂够了,我有两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得罪得罪机务兄弟们。有句话叫没事别惹事,有事别怕事。机务能混到授权放行,怎么也得五年起,快三十岁的人了,平时循规蹈矩,碰上个事就处理成这样?挨了一顿窝囊骂,老老实实签字走人,回头一想蓝瘦香菇,跑网上诉苦求广大网友点赞报仇吗。当时干啥去了?身为一名放行人员,除了对飞机技术状况有把握外,对法规里自己的权责清楚吗?机长说完那番话,你起码有几个权责没弄清。一、飞机该由谁来放?必须你放。CCAR-43.15条维修和改装后批准恢复使用的人员资格(a)按照CCAR-66部获得民用航空器维修人员执照的人员可以对相应型号航空器,在实施了除重要修理和重要改装之外的维修和改装工作后批准其恢复使用;(d)持有按照CCAR-61部颁发驾驶员执照的飞行员可以对其所实施的勤务、保养和简单更换工作,在工作完成后批准航空器恢复使用。实际上,无论是737还是320,其MRBR和MPD中都没有过站维护的硬性要求。无过站是行业趋势所在。但是,根据CCAR规章,机组实施无过站放行应是针对勤务类工作和简单更换(大多数121实际只针对无故障下的勤务),其检查标准应是按照飞行相关手册检查单检查。至于实施了航线维修的例行检查单(AMECO应该执行了短停检查,不然也不敢放行)后,应由持有66部执照授权人员批准恢复使用。所以,机长说拒绝你放行,自己实施无过站时,你心里有一点底气吗?二、你来了就必须放行飞机吗?未必。CCAR-66.20条执照持有人的义务维修人员执照持有人应当遵守下列规定:(a)按照维修人员执照签署并在授权的工作范围内实施工作;(b)保证维修人员执照的完整和有效性;(c)在生理或者心理状况不适合行使放行权时,不得行使放行权。而根据局方解释,这种生理或者心理的不适合,决定权在放行人员自己。注意,是义务,是不得行使放行权。不管你是垂死病中惊坐起,或者含着眼泪放飞机,这事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也许你不会拿着这一条到处用,天天身体不行心理不适,可是必要的时候可以防身。三、机长不让你继续行程?可以啊,这是他的权利。四、不管是买票的还是加任务书的,机组不知道机组多了你这么个人就飞到了广元,转天这话敢对局方说吗?空勤机组有责任吗?2013版安全差错标准学习了吗?旅客人数不符航空器起飞是啥等级事件?机组资格或人数与任务书、申报单不符,航空器起飞是啥等级事件?怀疑你的资质,那手续不全加机组又是啥等级?所以,手机一掏,原话录完下飞机走人。别人说的话对不对?自己占多少理?应该有个掂量。说句过份的话,你就是当时一时兴起一记录本甩过去,和事后网上发帖相比,也是后者更让领导处理起来棘手。小时候被欺负,就光哭着回家了。老头扔了句,人要被逼得没地步了,就是让人打死了也别让人吓死呀。也许你们不信,今天同事聊天,可能是这里人平时辣椒吃多了有点炸,一群机务对国航那哥们都是哀其不幸又深恨其不争。后来看群里聊这事,又说是机务闷着头上飞机没跟任何人尤其是机长乘务长打招呼。机组话说到那个份上了,你窝窝囊囊,我们瞧不上你。机组话没说到那个地步,几句玩笑你内心脆弱网上发文,我们也瞧不上你。看到大家谈打招呼的问题,我想起个没多久的事。前些天有飞机在乌市停场,生产交代我把一个PC卡给机组让带过去。东西交到机长手里,他拿着研究了半天,然后说现在严禁捎拐带,乌市又比较敏感,这东西又没个安检标识,所以需要签派确认才能接受。我联系了MCC,过了一会儿他找我说收到签派确认让我把东西给他并说请我理解一下。我说是应该的。有分歧吗?有。解决了吗?是。复杂吗?很简单,都是人之常情能处理的啊。我觉得大家都懂机械,轴承沿着滑轨走是按照设计,但也需要润滑油。我们大家工作,即便都是要做对的事,但也需要润滑油才能玩得转。我们都说做事要合情合理,什么叫合理?医生给病人治疗这叫合理。什么叫合情?进门一声您好出门一句谢谢这叫合情。那碰上个二愣子进门板个脸二话不说病看不看?看!这是职责是底线。没有润滑油轴承可以不走吗,不行,大是大非不能错,可是震动大磨损高效果差,那是二愣子买单。至于碰上二愣子类型的怎么办?有本事你就规则范围内膈应人呗,动作过大玩脱了,做了不合理的决定,同样自己买单呗。最后的最后,谈谈自己对这个行业的看法。我一直觉得,抛开职业,任何个人,要获得尊重先要自重。机务这个行业处于食物链的下游这是客观事实。飞行员的长处在于他们长期处于各个环节的交汇处,见的事多,标准化程度高,所以很善于用规则替自己撑腰。机务的弟兄们单纯老实惯了遇事不吭声也是事实。这些都是不可能一夜消失,却会一点点改善的。整个系统都这样,没有话语权。对于个人而言,和其他部门打交道的心态,可以是守势,就是没事别找事,但无需采取弱势,要熟悉技术标准和程序规章替自己撑腰。但是,但是,但是,真心认为长期抱着一副怨妇心态哭哭啼啼是无助于事的。汗水是机务工作的一部分,因为真的很辛苦;泪水是机务的工作的一部分,因为真的压力大有委屈。但我真的蛮烦天天拿辛苦啊血汗啊说事,那是机务工作里让人无奈的部分,可不是机务引以立身的部分。机务的价值在于过硬的技术水平和对程序规章的熟练使用,机务的价值在于正确合理且及时地解决问题的能力,是wekeep’emflying的自豪,而不是用锅碗瓢盆接着眼泪珠子说你看我这么可怜你要尊重我。希望机务应该是严谨规范地把工作做出彩的一群人,希望机务是言谈自如举止有措具有独立人格和品行的一群人。我总把敬业不爱岗这句话挂在嘴上,有几个人会出自真心的对机械线路这些死东西感兴趣呢?可我吃着这碗饭,生活在不仅是同事也是朋友的一群人里面,我又多么不希望看到,我和他们明明做着是些有意义的事情,却失了应有的价值呢?游戏回合间隙码字。思路混乱。对事实叙述有不符合真相的地方,对规章理解有偏差的地方,请大家谅解。言语偏激之处,你倒是来打我呀。
如果看待国航机长肆意将随机机务赶下飞机的行为
上一篇:如果DNF有了最终结局那么我们的各个职业会干什么 下一篇:欧美人为什么嘲笑中国人眼睛小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