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量: 888
(2019-11-15 11:18:58) 大家可以直接看,不用在意顺序,每个序号都是一个独立的病例。不定期更新。…………………………………………………………………………10.某周末白班,查完房,一个男家属来办公室,和主治说:“大夫,我想了解一下产后抑郁,我觉得我媳妇服有点儿抑郁。。”我在旁边一听,呦,好男人呀。因为一般大多数男的不了解或者不承认产后抑郁,不是特别关心女方的心理状态,认为女方作,出现问题了都是我们给男方说感觉产妇心理状态不太好,但是产科一般生完三四天就出院了,大部分我们医生观察不到。。。主治可能也觉得好不容易遇见个这样的,放下手里的活专心和他谈,这个抑郁症有多严重啊,你们要多关心啊。。。我竖着耳朵听慢慢的觉得不对劲儿,因为这男的说:“嗯,我们全家都配合,很关心她,从她住院开始我这几天每天来,就昨天没来。”主治:“……每天都来?”我明白主治的意思,就是“那是你的老婆要生孩子啊你还每天都来你不该守在这吗!前天刚生的孩子你还就昨天没来?”男家属很自豪(真的是自豪):“对啊,每天我和我妈来医院都要待一两个小时才走,昨天实在太忙了就没来,然后今天她一直哭。。。”主治(礼貌的):“那其余时间呢?”男家属:“月嫂在呢,有两个月嫂陪着她呢。”。。。。。。我默默扭头了,这种语气是一点点都没觉得自己做法有问题啊。。主治只能委婉的说:“还是多陪陪她吧,你们来不了就把她妈妈接来,一定要亲人陪在身边,看着她,剪刀什么的利器都收起来,回家住高层更要看好她。。。。”说实话我最后也迷惑了,这到底是关心他媳妇还是不关心?9.关于怀疑孩子抱错的乌龙很多。。上午查完房,整个办公室正在出医嘱送手术接诊新入院谈话一片欣欣向荣(并不是)的气氛中,一位男家属气宇轩昂的来到办公室,语气不太客气的说:“我老婆夜里的手术,刚刚回到病房,但是我发现小孩儿的包背不是我们带进去的,你们把孩子抱错了吧!”我们一听就问他确定吗,他说十分确定,带进去的是蓝色的厚的,抱回来的宝宝包的是黄色的薄的。。。。然后就开始在办公室大声训斥我们。。。巧就巧在那天夜里还有别的孕妇生孩子,我们管床大夫不确定是不是助产士给孩子包错了(其实可能性很小,主要是被他这么理直气壮吼懵了),就各种安抚。。。差不多他单方面吵了五分钟,宝宝奶奶过来了,说本来要拿到手术室的提前几天就准本好的是蓝的,但是那天热就临时换了。。。换了。。所以。。。你老婆进手术室的时候你难道不在身边吗。。。然后发现有问题你们家属之间不先沟通一下吗。。最后这男的连个不好意思也没有,直接哼了一声走了。。走了。。8.早上查房来一个产妇家属,产妇是夜里三点多生的,平产。他来医生办公室要求见给她媳妇接生的助产士。我问他为啥呀,有啥问题吗。他说“我媳妇刚从产房回来说,这个小孩儿和俺家谁都不像。她一说我越看越觉得不像,我要问问那个助产士,是不是抱错了?”…………emmmmm又是被电视剧荼毒的人。正经解释一下我们医院的流程:宝宝出生断脐之后,不需要抢救的情况下马上就会带上腕带,腕带上的信息和妈妈的核对要经过2-3个人核对多次。戴好腕带才会进行接下来的其他事情。病人家属:“这个带腕带的过程是在一个屋里吗?”我:“不止在一个屋里,而且离产妇就两米远。”病人还是不相信,认为两三个人都核对错了信息,或者有人拆了他家宝的腕带,和别人家的抱混了。巧就巧在整个晚上产房就她一个产妇,就一个宝宝。。。没别的宝给他抱错。我:“您要实在不放心可以做亲自鉴定,不过如果这是您的孩子费用要您自己承担。”病人家属:“如果不是呢?”我(微笑):“那算是医疗事故。”病人家属:“医疗事故怎么赔偿?”我(微笑):“这个您请咨询律师。”然后欲言又止的走了。其实我很想问,出生五个小时的宝宝,眼都没睁开你们怎么看出来“像不像”的?看性别吗?7.刚刚上临床的时候,跟着专家做门诊(主要是敲电脑),碰见很多妈妈领着女儿来看病的,女儿一般都是青春期嘛,这个年纪的女生一方面刚来月经,一方面由于减肥啊考试压力大啊,月经很多不规律的,比如期末考前后可能两三个月没来月经。但是,你来看妇科,特别还是和月经相关的,所有的妇科大夫首先要确认是不是怀孕了。这时候有妈妈跟着就很尴尬,看病还和妈妈一起来的人谁能当着妈妈的面承认有性生活啊。开明的(很少)妈妈就默默的去诊室外面等了(其实一般我们也会这样要求),大部分一听我们问“有没有过同房史”就很生气,吵我:“你有毛病吗?怎么可能?”我:“???”后来见得多了就淡定了,反正打脸的不是我。有这个功夫吵医生吵女儿,能不能平时对女儿进行一丁点儿性教育(很多女孩儿真的是对避孕完全没有一点概念)。有一次来个女孩,叫A吧,大人陪着来的,我问哪不舒服,她家人(后来知道是她嫂子)说月经两三个月没来了。我当时一直低头写病历,也没仔细看病人,顺口问了一句“怀孕了吗?”下一秒看到了就诊卡上的基本信息,年龄14岁。我当时觉得完了,人家长肯定又不愿意了,又得吵我。。。没想到家长沉默了。。。然后默默的说,在家里测试纸是怀孕了,想确认一下,如果真怀孕的话要人流。老师和我就按照一般诊疗程序处理,先让小女孩去抽血。在等检查的过程中,A的嫂子一个人进来,问我们能不能通过人流打下来的胚胎组织,确认孩子的父亲是谁?老师就说,A不知道她孩子的父亲吗?嫂子说:她考完试和同学出去吃饭,喝多了,不确定是哪个。。。老师说,她本人如果真的不知道是谁的话,你们报警吧,她才14岁,对方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后来因为彩超提示孕周有点儿大,需要住院开证明,她们就走了。A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说过,也没表情,就是沉默。她们走了以后,老师和我闲聊:“生个女儿啊,其实可费心了,平时不管不教育,发生这种事儿还是嫂子陪着来,不知道父母干啥去的,孩子的父亲还真不一定是谁。。。”不敢细想。。。6.有个孕妇,重度子痫前期,入院时候是心功能就不太好。夜班查房的时候她说她不能躺,喘不上气,在家咳嗽咳两天了,一直说自己心率快是因为这两天咳嗽,主治一看,粉色泡沫痰。。。。这个肺水肿的症状简直太标准了。。孕33周好像,马上急诊手术,房都没查完,有人通知手术室有人推病人有人去准备手术,各种打电话,手术备血抽完都是医生跑着送去检验科。孕妇一直不能平卧,最后半坐着把宝宝剖出来的。。。1.有天中午来了个产妇,孕31周吧,阴道出血,不过量不多。孕妇本人很冷静,一边做监护一边条理清晰的回答问题。她的老公,一个光头大汉带金链子的那种,办住院手续的时候双手发抖,我和他说明情况(其实没啥事,可能是那几天孕妇过度劳累)的时候,还没开口,这位像毒枭一样的彪形大汉眼圈就红了。。。啧啧,这是真疼媳妇。2.每次问孕期做过什么检查,一部分孕妇自己能说清楚,一部分自己做过啥都不知道,检查单子也没有(感觉这个和文化程度是有关系的),还有很少一部分,孕妇本人不记得,但是老公记得很清楚,碰见这种我们就觉得是挺疼媳妇的。我们有个孕妇,年纪轻,头胎,之前做过子宫肌瘤剔除术,这次是凶险性前置胎盘。她胆子比较小,一直都是他爱人去办公室找我们沟通,要求我们尽量不要和她本人说病情,怕吓着。刚入院我们和他说这个凶险性前置胎盘的风险的时候,他知道很多医学概念,原句背诵的那种(哦我这个学渣真是汗颜)。主任就好奇,以为他是同行。他说他查了很多专业文献,基本所有的风险他都很清楚。。。谈到最后说到了手术费用,肯定比普通剖宫产费用贵,他说:“嗯我知道,我看了那个纪录片,我现在先备好了十万,剩下的过后天就能借到。。。”主任都愣了:“。。。小伙子也不用这么多。。。”后来全科室的护士都在羡慕这个孕妇,嫁了个好老公。3.一个女的在妇科住着保胎。不知道是不是想要双胞胎,之前打了促排卵针,自己怀的孕。不过一下子怀了四个,而且!附件区还有包块!这个包块,就有可能是宫外孕。但是因为时间太早,无法确定是黄体,是之前就有的,还是宫外孕。子宫里的四个没法全保住,她做了减胎手术减了两个胚胎,剩下两个。做之前也和他们都说了附件区那个可能是宫外孕,做了手术可能会刺激它破裂。他们表示接受。(其实也没办法,四个都留着可能最后一个都留不住)上午做的减胎术,到了傍晚血压往下掉。急诊手术,宫外孕大出血,出了2000+ml的血,切了一侧输卵管,手术完直接转ICU。后来查病历,肚子里剩下的两个也没保住。第一次怀孕,一个没保住,一边输卵管没了,自己都差点死。奇葩的是她的家属,她老公的姐姐,当时急诊推手术还不让推,病人都休克了,不满意值班大夫,非要主任从家里过来。。。要是真等主任来了病人都凉了。4.更新:昨天有一台凶险性前置胎盘。孕妇住了两个月的院,之前做过两次剖宫产手术,有一儿一女,不知道为啥还要生。本身身体素质也不太好,头晕也没法查原因,一天一天熬,她熬我们也熬。终于在昨天,36周整了。术前先推着孕妇去做介入,阻断一部分血流。术中一进腹腔,跟本不知道啥是啥,子宫跟旁边的组织粘的一塌糊涂,分粘连带,一点儿一点儿打结止血。宝宝出来后,那个血啊,吨吨吨吨,吸引器都来不及吸。有一段时间是根本暴露不出视野找不到出血点的,只能看血一直出。主任说这还止不住血就要切子宫了,关键是这个子宫跟肠子粘着,跟膀胱粘着,胎盘都穿透膀胱了,手进到肚子里都摸不出来该切哪。。。万幸的是血止住了,不然子宫都切不了(我曾经以为出血多了就输液输血做介入,切子宫是最后一步保命,现在连子宫都切不了血还止不住)。。。一般剖宫产时间一个小时不到,这个手术做了四个小时,输了3000ml血,而且很顺利!宝宝六斤多,男孩儿。妈妈情况也不错,没有转ICU(是的这已经很不错了)。而术后,她老公来,张口就说“这不是挺好的吗?”怪我们术前大惊小怪。主治一口气哽在胸口。。我只能说,孕妇在用命生孩子,丈夫还觉得这就是生个孩子而已。这个时候真是应了那句话:最希望你的病好的是你的主治大夫。孕妇整个手术一直没有睡,麻醉师在宝宝出来以后给她加了很多药,她都没有睡。她告诉我她不想睡,怕这次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我真是又生气又难过,想吵她问她为啥还要生,最后还是算了啥也没问。附一张图:这个是手术中用的干的大棉垫,用来压迫止血的,吸引器里有快两千的血。有谁晕血了给我说我删图啊。5.有天晚上值班查房,因为我们产科分好几个病区,查到了平时我不待的一个病区。这个孕妇住的是产科最大的单间,一天床位费几千块的那种(一般病床一天几十块)。一进门,就看到很多电子产品,电脑平板蓝牙音箱等等等,给我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因为从来没见过谁来医院生孩子带这么多电子产品的,充其量就是手机平板),再结合她住的房间,我暗戳戳的想:真有钱。。孕妇本人在床上躺着休息,盖着被子背对着我,走到跟前看她的头发花白。欸?少白头吗?因为我们大查房每个人负责病区不同,我不认识他,瞟了一眼病历,双胎,高龄孕妇,54岁。主治在吧啦吧啦给她讲情况的时候我内心都在咆哮。然后主治讲完让我就该找她签字。她本人躺着起来费劲,我就对她旁边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说:“您是他……家属吧?”本来想说“你是她儿子吧”,幸亏福至心灵嘴瓢了一下。后来果然,这个是她丈夫,是她宝宝的爹。。姐妹们,好好赚钱吧,五十多岁你闺蜜都绝经了你还能生双胞胎。
你在女性孕产科经历过哪些印象深刻的病人或病例
上一篇:如何看待TheBeatles成员单飞后的音乐生涯 下一篇:如何对比暴雪的暗黑破坏神3和腾讯的流放之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