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量: 268
(2019-11-05 18:05:18) 这个事情我在我的电子书《法有所依》里也提过。那是一宗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案件,与很多同类案件一样,没什么新鲜。酒吧的两帮人发生摩擦,然后打起架来,其中一方有人被打死了。这种集体打架事件,因为涉案人数多,通常都是陆续归案的,抓到一个判一个。我手上这个被告人已经是第7个到案,他只是从犯,当时只用拳头打了几下,而拿刀捅死者的那个主犯也早已被中级法院判刑。再仔细翻翻同案人的判决书,原来都赔过钱的。我看到这情况就舒了一口气,还好,已经赔过钱的案,被害人家属一般都不怎么会闹。开庭了,我看到旁听席上只坐着被告人的家属,再次松了一口气。看来被害人家属根本没来。PS:在人身伤害的案件中,旁听席上的被告人和被害人双方家属往往是各自扎堆坐一个角落,渭泾分明,非常好区分。开庭的时候,被告人态度也很诚恳,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当我按惯例问他是否愿意对被害人家属作出赔偿时,他连连点头表示愿意赔偿,我整个人就松懈了,心想运气真好遇到这么配合的被告人。因为他的配合,庭审流程进行得很快,法庭调查结束,正在进行控辩双方辩论时,几个人走进法庭,说自己是这个案件的被害人家属,也是来旁听的。我当然也没想太多,顺口就示意他们先到法庭外面的椅子上坐着,他们也很听话地离开法庭。几分钟后,庭审结束,我兴冲冲地出去找被害人家属,开口就说:“这个庭已经开完了,但我刚才已经动员被告人家属来赔偿你们……”死者的弟弟打断我的话:“开完庭是什么意思?你们通知我们家属,不是叫我们来旁听的吗?”我连忙解释:“你们迟到了这么久,我们已经开完庭了。但是……”他又打断我:“我们是迟到了,但我们刚才进法庭的时候你这个庭明明还没开完的吧?”我:“那一点你们不旁听也无所谓啦,我都叫被告人家属赔你们钱了……”死者的弟弟开始有点生气了:“什么叫无所谓?我们有资格了解案件吧?”我和他争论:“但这个案情你们在旁听以前其他同案人的庭审时就了解过啦,而且你们也拿到同案人的判决书了吧?”死者的弟弟语气开始变重了:“我就问你我们有没有资格进去旁听?你凭什么要让我们出来?”我伸手去拉他:“算了庭都开完了,我也不跟你争论这个。我们说说赔偿的事情好么?对方刚才在开庭的时候说大概能筹到10万元赔偿给你们……”他使劲甩开我的手:“人都死了我们拿那点钱有什么用!我们今天也不是为了钱来的!我就想问你,你不让我们进去旁听,你凭什么?你这样做公正么?”我:“……”沉默一会,我低下头向他道歉:“对不起……我刚才只想着让你们与对方协商赔偿的事,没考虑过你们的感受,也没想过你们想旁听案件的事……我很抱歉……”这是我法官生涯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当事人一方道歉,这位家属的责骂也让我彻底清醒过来。不知何时,我的心目中已经给刑事案件的被害人一方贴上了“就是为了钱”的标签,然后以“正义”自居去为他们“维权”,实现他们的经济利益,却忽略了被害人并不是都是为了钱。这正是我的问题所在:强行把自己的“正义”加于他人,却无视他人的真正诉求。在我道歉之后,这些被害人家属倒没有不依不饶,而是通情达理地接受了我的歉意。之后我组织他们与被告人家属调解,并监督被告人的家属履行协议之后,死者的弟弟又专门跑来找我道歉,说那天他太激动了,态度不好,对我有所误会。这让我又有了更深的领悟:民众并非不能接受国家机关犯错,他们只是不能接受国家机关犯错之后还死不承认的态度。大多数民众还是宽容并且通情达理的,把对国家机关和公职人员的道德要求无限拔高不依不饶的,多是记者、键盘侠或者别有目的的少数人,真正到法院来解决问题的当事人并不会这样。
你在法官生涯中得到过哪些教训
上一篇:魅族应用中心下载的软件为什么都是360手机助手版本不应该是豌豆荚吗 下一篇:全款买Q5还是贷款买Q7

 

网站地图